雨生百谷

坑都藏起来了。

【周永嘉X公孙泽】扣住你梅菜扣住你手

吃了双飞彩翼大大的司法组安利QAQ好甜

OOC 私设多 傻白甜请多担待

一发完



 (一)

   周永嘉老大不小,荤素不忌,炮友遍地。被女人骗过心,也被男人骗过财。但是经过多年摧残和磨练的周大状,依然走在散发荷尔蒙的第一线。

  上海大酒楼里,灯红酒绿,觥筹交错。满场敬酒的周永嘉犹如一只花孔雀,四处撩人。酒场文化,一来二去,不熟的人也熟上了,关系近得更是一口闷,感情深不深不知道,但是酒精度一定是浓的。刚开始还在稳健的走着呢,酒过三巡,他便觉得自己已经是在天上飘着,快断片了

“老周,律师协会的人来了,带你引荐引荐。”

 “周大状,最近当上合伙人了啊,恭喜恭喜。”

“哪里哪里,还不都是仰仗你们各位的吗。”

“今天这大喜事,你可得多喝两杯。

“瑶妹妹你说的,我这杯敬你。”

   一杯黄汤下肚,冲破了周永嘉最后的底线,他意识迷离中最后的记忆,就是一个高瘦的年轻人扛着他离开了包厢。


   (二)

   宿醉醒来,头痛欲裂是正常的。但是周永嘉被刺眼的阳光晒醒的第一感觉是:不对,我的腰怎么这么疼啊。

   转头一看,一个同样赤裸的青年躺在他的臂弯里,周永嘉一惊,胳膊一抬,怀里的人儿难受的直哼哼,调整了一个姿势准备继续往他怀里钻。

 “你你你你你你谁啊”身经百战的周大状慌了,做下面的这可真是头一回。

 “唔”怀里的青年不耐烦的揉了揉眼睛,阳光透过刺绣的窗帘细细密密的洒在他身上,毛茸茸的。

   周永嘉这厢腰都快断了,你他妈上了我,还不给我个解释,手下更是没轻重的推搡起来。

“你有病啊,让我再睡会。”青年在睡梦中被推醒,起床气值+1

“你起来你给我起来,睡什么睡啊,日上三竿了还睡,你这人怎么回事啊,不认识的人你也睡”周永嘉也没好气。

“你他妈这话你问我?你别贼喊捉贼”青年嗖的一下从周永嘉怀里钻了出来,浑身赤裸,青红的斑点从脖颈开始,直至引入森林,一看就知道昨晚有一场激烈的情事。

“你先把衣服穿上我再跟你算账,大白天的还耍流氓啊。”周永嘉不忍再看,这瓜娃子比我还瘦呢,怎么就落了下风。

“说谁耍流氓呢,周大状反咬一口的本事也真是厉害。”青年说完便刷刷套上衣服,扶着腰走了。

   周永嘉气的没处发,只能默默去卫生间清理自己,摸索着好不容易找到了那个隐秘之处,伸手往里一探,怎么没有迹象。他急忙走出淋浴室,对着镜子,只见自己背上无数的指痕,无不暗示着昨夜的疯狂。

   只可惜,傲娇的猫儿已经气走了。


   (三)

   周妈妈是个迷信的人儿,平城的每一座庙里,都有她贡献过得香火钱。等啊等啊不能再等了,别人家孩子都会打酱油了,我家小子老大不小了连个毛都没见着呢。眼见着亲戚朋友的孙子孙女儿个个上前来要压岁钱,周妈妈心里更是不好受。

   周家本来就不缺钱,更是舍不得这根独苗在外风雨飘摇。但是逢年过节的只看见银行卡上冷冰冰的数字,给他准备的特色佳肴只能咽到周妈妈自己的肚子里,给他未来老婆囤的金银首饰更是已经放满了首饰盒。

   做母亲的都想着儿子回家,所以一个老套路又出现了,周妈妈装病了,周老爹配合的一通电话,把在外呼风唤雨的周大状骗回来家。其实周永嘉接到电话的一刻就把真相猜了个十成十,老妈不过是想自己赶紧回去好相亲让他们二老早日抱上个大胖小子。也罢,是该回去了。

   只是没想到,他的回家之路总算治了周妈妈最大的心病。

(四)

   周大状荣归故里,有个段子说得好北上广的Linda,amber,Claudia,回到家乡,就会变成 翠花,大牛,铁蛋。周永嘉也脱离不了这个魔咒,平城是个小地方,他需要飞机转火车火车转大巴。回了家,他就脱下了周大状这层皮变成了妈妈口中疼爱的永嘉,他想着,好久没有人这么叫我了。

   托运行李的队伍犹如一条长龙,但是速度却只如一条长虫,周永嘉等的不耐烦,开始观察起周围的人来。律师见多识广,仿佛又一双探照灯,可以看清人间的黑白灰,大城市的钢筋水泥一直孕育着他的侠肠傲骨。左边的情侣在探讨着回家怎么过关,右边的妈妈在安慰孩子很快就轮到他们了,看来不耐烦的不止他一个,周永嘉笑笑,这就是春运嘛。

   又过了很久,托运速度实在太慢,前边就吵了起来,办理行李托运的空姐被吓的脸都白了。周永嘉热心肠一个,连忙上前劝解,却没想到人没劝和,自己的公文包却整个被人顺走了。身份证、钥匙、钱包都在里面,这可是千年道行毁于一旦,还是法制就业者呢,警惕性太低了。

   周永嘉垂头丧气的准备去报案,想着他妈之后随之而来的唠叨,头都大了。


(五)

   因为公文包丢失的闹剧,周永嘉又遇见了他之前的小傲娇。经过一番不要脸的交谈之后,悄悄套出了了姓名,便说什么也不肯离开这儿,美名其曰:无家可归。
“周大状,你不是人脉满沪吗。怎么不找你同事帮忙。”
“我这不是手机丢了吗嘿嘿嘿,号码都不记得了嘛”
“哼”周永嘉听着青年鼻子里的一口气,更是没脸没皮的粘了上去。“我说公孙探长,做人别这么小气嘛,借住一天都不行啊。”
 “周大状,现在是谁求谁啊。”公孙泽眼皮都不多抬一下。
 “我求你,我求你。”周永嘉看着对面青年的样子,怎么看怎么好看,自己那天怎么就放他跑了呢。
 “老实待着也别打扰我办公,不然一脚把你踹去警察局。”
   说完,公孙泽就自顾自忙了起来,只当周永嘉这么大个是个透明人。周永嘉也不恼,今年他回家会不会被唠叨,就看他现在表现好不好了。


(六)

   公孙家闹中取静,两人一路畅聊着生活中的大小事,仿佛之前的那场荒唐事不复存在。两个人的工作都和司法相关,发现对方的三观和理想都是那么的刚刚好,公孙泽也软下了态度,周永嘉好感值+1

   一打开门,室友包正便迎了上来,“探长哥,有没有给我带夜宵啊?”

“吃吃吃就知道吃,拿着”公孙泽忙把手里的东西递给包正,伸手准备换鞋,就听到了包正忍着笑的说“探长哥不厚道啊,给我就带了饺子,自己带个大活人当夜宵啊?”

   公孙泽刚准备介绍,没想到周永嘉伸出一只手,抓住包正就开始了自我介绍,“我现在无家可归,公孙探长心肠好,准备收留我。”

“诶,我可没说收留你,明天你就给我滚回去。”

   周永嘉就像没听到公孙泽说话似的,拉起包正就向里走去,“这位哥,贵姓?,我们里面说,我是一个来自小地方的读书人,来到这大上海却被人摸走了包,现在无家可归,只能暂住在探长家里。”

   包正被周永嘉的花言巧语哄得一愣一愣的,登时同情心泛滥,也帮着周永嘉劝说公孙泽。一来二去,周永嘉便名正言顺的留了下来。


(七)

   事务所的案子都已经结了,也跟爹妈说了临时出了点事要晚几天回去,周永嘉便每天都死乞白赖地呆在公孙泽家里。包正平时还会里里外外帮公孙整整家务,周永嘉这就是一个人形巨婴,公孙看他是越看越不顺眼。

   刚吃完中饭,周永嘉便绕着公孙,公孙被他困在洗碗池边上,心中一把火就烧上了。

“周永嘉,你不是上海有房子吗,你不要告诉我你在机场被人偷走公文包的时候脑子也被偷走了。”周永嘉刚想反驳,便只听公孙叹了气,很无奈的说,“你要在我这里赖到什么时候啊。”

   周永嘉是个性情中人,被公孙一说,无名火蹭地冒了上来,“你是不是特嫌我啊。”

   公孙泽本就忍耐到了极限,此刻周永嘉还顶撞他,更是连珠炮弹火花四溅。

“你这么大个儿一人,成天赖在我家,你说说你想干嘛啊,我们很熟吗?”

“你是一天不骂我不舒服吗?你和包正每天同进同出,你是不是和他一对!觉得我影响你们谈恋爱?”大约单相思的人都缺根筋,这话一说出来,把公孙泽气得不行。

“你真的有病吧,你怎么就那么嘴——”

“嘴欠是吧,从小到大我都这样,我走了,不会回来招惹你了,你也别来撩拨我了。”

“周永嘉你别蹬鼻子上脸啊,你是我什么人啊,我还巴着你回来啊,走远点一辈子别让我碰见你最好。”公孙背过身去,把手上的碗洗的滴沥咣当响,他用手背用力地揉了下眼睛,几滴洗洁精进了眼,登时眼泪哗哗地往外滚。

“永嘉,我只是探长哥的朋友,你们两个好好的,生什么气呀。”包正眼看今晚晚饭兴许要没找落了,拼命把周永嘉往外拉,好声好气的劝道。

“砰”的一声,周永嘉甩门就出去了。


(八)

   男儿有泪不轻弹,周永嘉坐在路灯下,用衬衫撸着鼻涕眼泪。脚边散落着一打空啤酒瓶。

   走出公孙泽家,他就开始后悔了,觉得自己脑子秀逗了和他吵架,公孙一向这种脾气,但哪次不是刀子嘴豆腐心。

“是,我周永嘉是他什么人,凭什么管他。”

“他,公孙探长,长得好看,人就像一只”

“嗝”

“小刺猬,小小一团都是刺,我还偏忍不住往前凑,撩死我了”

“嗝”

“嗝”

“脑子好使。”

“又会烧菜,又会做家事。”

“还帮我找回了包”

“又聪明又能干,上次那个漏洞,他,想的很好”

“干死这班贪污的”

“和我想的一样”

“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”

“我好喜欢他啊,他怎么这么好啊”

“我周永嘉天生反骨”

“嗝。。不招人喜欢”

“嗝”

“我明儿就带一个媳妇儿回家。”

“对,我要。。带媳妇儿回家。”


(九)

   嘟嘟嘟,手机亮了起来。

“喂”喝醉了的周永嘉声音软软糯糯,绵绵密密的网住了电话这端的公孙泽。“你知道吗,我喜欢你,第一次见到你我就喜欢上你啦。”

   公孙也担心的不行,一晚上翻来覆去地烙饼,这时候接到电话,不免有些恼火,

“你喝酒了?”

“别打断我,公孙,那天我对不起你,我喝断片了,你连个联系方式都不留,我都找不着你。”

“一直没道歉,对不起。”

   周永嘉平日里就话多,现在喝醉了更是叨叨个不停,公孙泽心扑通扑通跳的越来越快,语气上还是一如既往地不耐烦,“我接受你的道歉了,你在哪?喝醉了别乱跑,等着我去接你。”

“我还没讲完,在机场遇到你的时候,真的,我觉得公文包被偷地也值了,我是你一块扣肉,扣住你梅菜扣住你手。”周永嘉突然哼哼唧唧地唱起了歌,一首甜腻腻的儿歌被他唱的硬是像对着手机嘶吼。

   手机里传来的音量太大,公孙泽不得不把耳朵离得远些,周永嘉有些低沉的嗓音萦绕在公孙耳旁,耳根烫地似乎可以煎蛋。

   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,“周永嘉,你到底在哪儿!”

   不要小瞧一个醉鬼的毅力,他完全无视了电话那头的暴风雨继续自己的告白,“你知道吗,我觉得可能被你判了无期吧。”,

   这么晚了,一个醉鬼指不定出什么事呢,公孙泽心里焦急,面上却赤红一片,他很想像以往一样甩下一句狠话就挂掉电话,此刻却发现自己做不到,只得又问了一遍“你先告诉我人在哪儿啊?”

“公孙,我们在一起好吗?立法权归你,行政权归你,司法权归你,解释权也归你。”

   心跳仿佛漏了一拍,公孙泽小声说,“我答应你。”

   随即又大声吼道,“周永嘉,我他妈最后问一次,你在哪里,不说你就一个人睡街头吧。”

---------------

嘟嘟嘟,电话挂了,公孙抄起钥匙就出了门,树影刷刷的在眼前倒退,想告诉你,其实第一眼,被判无期的人,不止是你。

 

(十)

我喜欢这样跟着你 随便你带我到哪里

你的脸 慢慢贴近 明天也慢慢地慢慢清晰

我喜欢你爱我的心 轻触我每根手指感应

我知道 它在诉说着你承诺言语

 

(十一)

   昏黄的路灯下,周永嘉躺在那儿,等到公孙赶到那儿,他已经打起了鼾。口中絮絮叨叨着他的名字。

   被一个无赖赖上,那就在一起吧。

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“我听到了,你那时候可答应我了,你别不赖账。”周永嘉靠在公孙泽腿上,因为宿醉头疼地不行,公孙泽正小心地给他按摩。

“谁答应你了?你脑子不行还幻听啊?”公孙泽“啪”地一下打在周永嘉头上。

“哎哟哟,警察打人还有没有王法了。”

“我还告你袭警呢。闭嘴,老实躺着。”


(十二)

   不知道今年回去要是带个男媳妇,妈妈会不会打断我的腿。


END


例行彩蛋 感谢小天使 @糖芋苗苗苗苗苗 

歌词来自我是歌手 徐佳莹 《喜欢你》

评论 ( 9 )
热度 ( 64 )

© 雨生百谷 | Powered by LOFTER